《中宏网喜迎十九大特别报道》之六:信用也是一种生产力

发布时间:2017/10/19|来源:中宏网|专栏: 头条新闻

分享到

       也许几年前的你不曾想到,自己今天租住的房子、自驾的汽车、应急的充电宝、借阅的图书,都可以通过“信用免押金”的方式得到。

  现如今,信用“变现”渠道不断增多,信用租车、信用医疗、信用酒店等生活场景,已经无处不在。每一次的支付不仅是一次简单的交易,更是一笔信用财富的积累。小到骑自行车出行,大到办企业需要贷款,因为信用优良,生活中你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便捷,并且节约了不菲的开销。或许你会不禁感叹:“信用”能当钱花,真是越来越值钱了。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连维良曾指出,推动城市信用建设,不仅要提升城市治理水平,更要让城市的每位成员,都在城市信用体系建设过程中,有更多的参与感和获得感。“让老百姓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是的,信用时代来了!

  2.jpg

  形成信用信息互联互通大格局

  网上购物经常遇到“炒信”商家,即便已经堪称“网购老炮儿”的你,可能也常常被忽悠。在互联网企业共同为解决“炒信”灰色地带努力的同时,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基于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建立的电子商务及分享经济领域“炒信”行为联合惩戒子系统,也在发挥着重要作用。将涉嫌违法违规的“炒信黑名单”推送到有关部门,信息共享后,对失信者的追踪将更加精准、限制、打击失信的效果更棒。

  其实,这仅仅是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发挥作用的一个缩影。

  2016年6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25次会议时强调,推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加强信息公开与共享,构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大格局,让失信者寸步难行。2016年12月7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表示,信息孤岛要坚决打通。

  为推动解决部门之间“信息孤岛”等问题,早在2015年底,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就初步建成并上线运行了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截止到今年6月,平台已联通37个部门和所有省区市,累计归集各类信用信息约22亿条。实现了各部门和地方信用信息归集、共享、应用,为联合惩戒、联合激励提供有效支撑,提升跨部门、跨地区信用协同监管与服务水平。

  网民浏览、查询量已经累计突破4亿次的“信用中国”网站是集信用宣传、一站查询、信用服务为一体的国家级综合门户网站。据不完全统计,浏览过网站的地区包括了国内100%的省及90%以上的市县,也涵盖了包括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在内的20余个国家和地区。随着“信用中国”网站与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的逐步完善,有力解决了由于信息不完整而导致的“盲人摸象”、信息价值打折扣的问题。跨部门跨地区跨层级间的信用信息互联互通大格局正在形成。

  1.jpg

  联合奖惩大环境日益浓厚

  “您所拨打的机主已被人民法院发布为失信被执行人,请注意交易风险。”这是今年不少地区“老赖”的新彩铃。近年来,各地加大了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曝光力度,在申请银行贷款、乘坐飞机软卧、高消费等方方面面都受到限制。这不是吓你的,随着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完善,不讲信用,后果真的越来越严重。

  2016年12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37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对突出的诚信缺失问题,既要抓紧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又要完善守法诚信褒奖机制和违法失信惩戒机制。

  今年7月5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金融司副司长陈洪宛透露,目前,累计公布失信被执行人761万例,限制733万人次购买飞机票,限制276万人次购买列车软卧、高铁,限制84万人次购买动车、一等座。截至今年5月,仅工商银行就拒绝失信人申请贷款涉及金额84亿元。

  据悉,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同60多个部门已签署针对3类主体的守信联合激励备忘录和23个领域的失信联合惩戒备忘录,制定联合奖惩措施100多条。初步建立起“发起-响应-反馈”机制,联合奖惩备忘录的覆盖面和社会影响力越来越大,工作取得初步成效。

  同时,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行政审批实行“逢报必查”、“逢办必查”,在有关资金和企业债券申报过程中,共有1500多家“黑名单”企业受到限制,涉及金额逾1000亿元。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大环境日益浓厚,大格局正在形成。

  3.jpg

  国家层面信用建设制度框架基本完备

  今年7月,首届“中国城市信用建设高峰论坛”上,连维良表示,当前我国国家层面的信用建设制度框架已基本完备。

  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加强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建设。同年,国务院调整了全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机构,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双牵头”,增加了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强化了联席会议职能。2017年,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数已达47家。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了首部国家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专项规划——《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阐明了推进诚信建设的目标任务、重点领域和实现路径。到2016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审议通过了6个对信用建设具有顶层设计意义的改革性文件。

  与此同时,社会各界对加强信用建设的呼声日益高涨,公众对信用服务和监管的需求日益迫切,信用建设工作推进日益深入。

  4.jpg

  今年8月第二届中国信用建设创新峰会上,与会专家认为,“信用也是一种生产力”。当前信用环境下,我国通过良好的信用来减少交易成本,减低政府对企业的管理成本,改善企业的发展环境,提高国家的竞争力,实现更好的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十分重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坚持把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摆在突出位置。提出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市场监管体系和社会治理新模式。以信用为载体来推动整个社会风气、秩序的发展和再造。

  网络已经把个人与个人、个人与企业连接起来,打破时空界限,减少中间环节,为经济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未来,新经济在社会信用体系的保驾护航下,必将涌起滚滚春潮,这正是新的希望。

文章搜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